武当在线—武当新闻网! 2020年09月01日 星期二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武当新闻网 > 武当文化 > 道教新闻资料 >

试述清代诗文集对道教研究的重要价值

2020-09-01 10:06:28 来源:道学探究 作者:佚名 点击:

  内容摘要:我国学术界向有“文史互证”的优良传统。基于“诗文皆史”的理念,现代史家将“诗文证史”的方法广泛运用于历史研究中并取得了显著成就。清代诗文集中蕴含着丰富的道教史料,需要进行专门的辑录工作。本文通过一些例证表明,清代诗文集中的道教史料既可以丰富道教历史叙事,又可以澄清一些道教历史疑点,还能大大拓展道教研究视野,发现很多新的情况。汇辑整理清代诗文集中的道教资料,将为清代道教研究提供一个重要的基本史料库。

 

  清代道教曾经长期是道教历史研究中的薄弱环节。几部道教通史著作,对清代道教的叙述都较为简略。专门研究清代道教的论著也很少。这既有历史研究一般需要从前往后推进的因素,也与学界一度不太重视清代道教有关。但近年来,许多学者意识到,清代道教是道教发展的重要历史阶段。首先,道教在清代进一步民间化,道教信仰、仪式与民俗相融合,吕祖乩坛等由在家信众组成的小型道教团体遍布全国;其次,传统的制度道教在清代进一步定型,张天师制定了新的授箓阶次,全真道确立了开坛传戒制度;再次,道教的地理分布格局在清代有所改变,一些以前全真道影响较小的地区,如东北、浙江地区,成为全真道的重要区域。可以说,今日道教的基本格局是在清代奠定的,教制仪规也是在清代最终定型的。因此,随着道教研究的推进,学者们对清代道教的关注度日益提升,乃至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研究热点。王卡、莫尼卡(Monica Esposito)、高万桑(Vincent Goossaert)、森由利亚、刘迅、黎志添、汪桂平、付海晏、王见川、梅莉等海内外学者,通过广泛搜寻材料,对清廷与道教、清代全真道的传戒、清代的张天师、清代道教宫观与地方社会、清代的吕祖信仰以及清代地方道教历史等方面作了新的研究,丰富了人们对清代道教的认识。

 

  然而,由于清代道教资料极为分散,目前对清代道教的研究大多是区域性、专题式和个案式的,还不足以建构起清代道教历史的完整图景。要改变这一研究现状,有赖于清代道教历史资料的系统整理出版。

 

  目前清代道教资料的整理出版,已有了巨大的进展,但仍存在薄弱环节。除教内宗谱、仙传外,清代道教历史资料主要有四大块:地方志、道教名山宫观志、宫观碑刻和清人诗文集。前三个方面都受到了重视,如《中国地方志佛教道教文献汇纂》和一些地区的道教碑刻整理已获国家社科基金立项,《中华山水志丛刊》《中国道观志丛刊》则早已出版。但清代诗文集中的道教资料,尚未有人作系统的搜集整理,这便成了学术研究的短板。这个短板在相当程度上制约着清代道教研究的深入。

 

  其实,我国学术界向有“文史互证”的优良传统。近代以来的学者,非常重视“诗文证史”的价值。梁启超先生曾指出:“章实斋(即章学诚)说,‘六经皆史’,这句话我原不敢赞成;但从历史家的立脚点看,说‘六经皆史料’,那便通了。既如此说,则何只六经皆史?也可以说诸子皆史,诗文集皆史,小说皆史。因为里头一字一句都藏有极可宝贵的史料,和史部书同一价值。”正是基于“诗文皆史”的理念,现代史家将“诗文证史”的方法广泛运用于历史研究中并取得了显著成就。其典范之作即是陈寅恪先生的《元白诗笺证稿》。20世纪50年代,陈先生又在中山大学开设“元白诗证史”讲座,指出:“中国诗虽短,却包括时间、人事、地理三点。”“中国诗既有此三特点,故与历史发生关系。”陈先生特别强调要“把所有分散的诗集合在一起”,联贯起来进行研究,这样不仅可以“说明一个时代之关系,纠正一件事之发生及经过”,而且“可以补充和纠正历史记载之不足”。

 

  前辈学者在研究道教历史时,也非常重视诗文集的史料价值。陈垣先生著《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》,即广泛运用了金元时期的文人文集。任继愈先生和卿希泰先生分别主编的《中国道教史》,也大量征引了清代以前的诗文集中的道教史料。

 

  然而,尽管清代诗文集中蕴含着丰富的道教史料,以往的道教研究论著,对清代诗文集的利用却非常少。这主要是由于清代诗文集数量极为庞大,又很分散,道教学者要在其中翻检道教资料,有似大海捞针,茫无头绪,往往费时费力,而所获甚微。要改变这一状况,就必须对清代诗文集中的道教资料作专门的辑录工作。目前开展这一工作,已具备坚实的文献基础。近年来,随着国家清史纂修工程的推进,大量清代诗文集陆续汇辑出版,标志性丛书就是800册《清代诗文集汇编》和600册《清代诗文集珍本丛刊》。以这两套丛书为基本文献,再参考《稀见清代四部辑刊》等丛书,对清代诗文集中的道教资料进行全面系统的辑录、整理,将大大丰富清代道教研究的史料来源。

 

  对清代诗文集中的道教资料进行研究,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:既可以丰富道教历史叙事,又可以澄清一些道教历史疑点,还能大大拓展道教研究视野,发现很多新的情况。试举例如下:

 

  (一)丰富道教历史叙事。

 

  1、道教宫观修建碑记募疏

 

  清代诗文集中收录了文人们为道教宫观修建所作的大量碑记募疏,是反映清代道教历史的重要资料。略举数例,如金之俊《奉敕撰南苑玉皇殿碑文》、朱之俊《西顶新建玄天上帝庙记》、陈弘绪《重修玉隆万寿宫募缘疏》、马世俊《茅山万寿宫重建文昌阁募缘疏》、魏裔介《新修天柱山北武当宫碑记》、彭定求《圆妙观修建三清殿弥罗宝阁碑》、朱珔《乔溇新建吕祖师庙碑记》、吴荣光《重修广州城西真武庙碑记》、刘鸿翱《潍县重修玉清宫碑记》、俞樾《金盖山重建纯陽宫记》等。

 

  2、文人吟咏道教宫观

 

  以南京隐仙庵为例。始建于明嘉靖五年(1526)的南京隐仙庵为清代“龙门中兴之祖”王常月驻鹤之地,故该庵在江南全真道中地位崇高,被称为“祖庭”。但该庵在康熙以降,吸引文人墨客纷至沓来,却是由于庵中有古树名花和道士精于琴棋的缘故。据笔者查阅,留下吟咏、记述隐仙庵诗文的文人有曹溶、法若真、赵吉士、孙惠、孔尚任、顾我锜、钦琏、闵华、夏之蓉、王又曾、袁枚、朱筼、蒋士铨、何士颙、赵翼、袁树、王文治、姚鼐、詹肇堂、郁长裕、王友亮、吴翌凤、洪亮吉、陈廷庆、孙星衍、石韫玉、曾燠、王昙、朱珔、陈文述、包世臣、汤贻汾、屠倬、方熊、杨庆琛、斌良、潘德舆、张祥河、曹宗瀚、陈世熔、夏宝晋、侯家璋、梅植之、李振钧、徐汉苍、叶坤厚、郑由熙等。

 

  从文人诗文集中可知,隐仙庵毁于太平天国占领南京期间。太平天国覆灭后,诗人郑由熙曾到隐仙庵故址寻访六朝古梅,发现古梅也已不存。

 

  3、著名道士的生平

 

  以施道渊、娄近垣为例。对施道渊的研究,过去多依据《穹窿山志》和一些地方志,以致于对施道渊的生卒年都无法判定,而实际上彭定求《南畇文稿》卷十《穹窿亮生施尊师墓表》明确记载施道渊生于明万历丙辰年(1616),卒于康熙十七年(1678)。关于娄近垣的生平,以往的研究多依据《龙虎山志》、《松江府志》、《枫泾小志》等文献,而实际上记载最详细的是陆锡熊《宝奎堂集》卷九《皇清诰授通议大夫妙正真人龙虎山上清宫四品提点娄公墓志铭》。

 

  4、著名内丹家的交游

 

  以李西月为例。李西月(1806-1856),著名的内丹西派创始人,四川嘉定府乐山县人。初名“元植”,字“平泉”,入道后更名“西月”,改字“涵虚”,又字“团阳”。其名号甚多,如“长乙山人”、“圆峤外史”、“紫霞洞主人”、“卷石山人”、“树下先生”、“白白先生”等。著有《太上十三经注解》、《大洞老仙经发明》、《黄庭经注解》、《九层炼心》、《后天串述》、《圆峤内篇》、《三车秘旨》、《道窍谈》等书,编辑有《海山奇遇》、《三丰全集》等书。

 

  关于李西月的交游,见诸记载者较少。但从成都二仙庵道士张永亮著《来鹤亭诗稿》中,可知张永亮曾向李西月请教内丹修炼之道。

 

  张永亮为清代道光咸丰年间成都二仙庵住持道士,工诗,与绵竹诗人李德扬共结诗社唱和。四川学政支清彦、郑琼诏等分别为其诗集作序跋。

 

  道光二十八年(1848),张永亮撰有《戊申访空青洞天涵虚上人》诗数首:

 

  “马鞍山下放扁舟,遥指仙峰水上浮。转视美人洲畔石,频年不解济中流。”

 

  “春风雨后谒空青,日暮山斋寺欲冥。鹤守元关云自在,登堂听讲十三经。”

 

  “峨眉西畔仰真风,道阐嘉阳九派通。蓬转大江投岸北,月明三峡宿溪东。登堂究竟还丹旨,入室详参铸剑工。老鹤一声峰顶上,凌云四望海天空。”

 

  “悟得真身觉幻身,空青拜访古仙人。星垂岱岳联虚壁,地接峨眉远市尘。坐石闲观云外岫,弹弦静养谷中神。因愚不达前头路,笑指蓬壶别有春。”

 

  “未访三山弱水深,先从岱岳仰高岑。悠悠古岫云常住,落落空斋鸟自吟。扫石呼童闲对奕,焚香与客坐弹琹。林堂寂灭春宵永,静听松涛涤我心。”

 

  “上人”一般用来称呼佛教僧人,此处称李西月为“上人”是何原因?张永亮的诗集有两个版本,一为上下两卷本,刊于咸丰年间;一为四卷本,刊于同治年间。以上诗题出自两卷本卷下,四卷本诗题改作《嘉阳访空青洞天涵虚先生》,也许后来作者觉得“上人”二字不妥?

 

  张永亮还有《秋日访青衣岛长乙山人 》诗:“一叶轻舟泛棹扬,遥天无际白云茫。水声滚滚趋东岳,山色苍苍任北邙。信宿嘉州频住岸,新秋碧岛静焚香 。到门我亦参元客,可许林泉学坐忘?”

 

  张永亮与李西月也有诗歌唱和,如《和题壁原韵上白白先生》《题铁柱宫上紫霞先生》《和长乙山人探梅原韵》《拟入道吟上长乙老人》等。

 

  李西月仙逝,张永亮作有《闻涵虚先生羽化》诗:“忆昔逢师面,飘蓬任自然。心澄潭底月,意止性中天。玉果经三载,金丹炼九年。功成超法界,弱水挟飞仙。”

 

  若干年后,张永亮重过青衣岛,又作有《青衣岛怀长乙山人》诗:“一别嘉阳二十秋,青衣古岛尽荒丘。先生跨鹤归何处?想是蓬山海岸头。”

 

  (二)澄清道教历史疑点。

 

  1、近年来,国内外有些学者质疑王常月在清初大规模传戒之事的历史真实性,但通过查阅康熙时文人赵士春(1599-1675)、郝浴(1623-1683)、詹贤(1664-?)等人诗文集中的有关记载,能够澄清这个问题。

 

  赵士春《保闲堂集》卷十三《预拟辞家放言》说:“不学吕真九(即吕毖),建醮开坛多趢趗;不学王昆阳(即王常月),领徒说戒相征逐。”

 

  郝浴代人撰写的《鼎新吴山第一峰茅君宫疏引》说,杭州吴山宁寿观“延昆阳律师(即王常月)颁三百大戒,以清全山道人之行。”(《中山郝中丞全集》卷四)

 

  詹贤《詹铁牛文集》卷九《募戒衣疏》说,他于康熙五十年(1711)在孔砻(即今湖北黄梅县孔垄镇)的一宿庵中遇到云游僧人慧恺,翻看慧恺带来的经书,“中有一册,为昆阳王道士《初真戒律》,揭而读之,内有信衣、净衣、洞衣等说,图式井然”。从这一记载可以看出,王常月所著《初真戒律》在康熙年间已广为流传,乃至佛门僧人也有人诵读。

 

  2、全真道龙门派第九代律师詹太林,小柳司气太《白云观志》、李养正《新编北京白云观志》都曾误将其与《金盖心灯》中所说的詹守椿认作同一人,但从彭定求文集中的《詹维阳律师塔铭》可以确证詹太林和詹守椿是两个人。二人不仅籍贯不同,在龙门派中的辈分也不同。

 

  3、闵一得曾说“律祖(即王常月)三传而道遂绝”,其原因何在?阅彭定求《南畇诗稿》,参以《詹维阳律师塔铭》,可以稍知其故。原来当地有人反对詹太林在乾元观传戒。“师在乾元观欲整顿法席,为山蠹所阻。”“卒为山蠹所嫉,结党煽乱。”詹太林只好将律坛转至其已逝弟子唐清善曾住持的京口(今江苏镇江市)道院,“宣戒一巡”后,“退居句曲,城中律坛旋散”。不久,詹太林就仙逝了。

 

  詹太林的首座弟子(即法嗣)唐清善已先他而逝,而詹太林本人欲将茅山乾元观开辟为十方丛林的愿望也未实现,这样在他仙逝后,江南全真道可能存在嗣法无人、传戒无所的状况。

 

  公认的传戒系统中断了,全真道又进入了各个系统自行传戒的状态。其中一支的传人张本悟于嘉庆十二年(1807)被迎接到龙门派祖庭北京白云观开坛传戒,于是他一支就被尊奉为“龙门正宗”。

 

  (三)拓展研究视野,发现新情况。

 

  1、从清代诗文集中可以看出,清朝宗室中的许多人与道教有着密切的联系。裕亲王福全曾拜道士赖獃为师,向其学道。諴亲王允秘和贝勒奕绘正式皈依道教,分别受正一法箓和全真道戒。有的虽未正式皈依道门,但信仰虔诚,以道士自居,如闲散宗室文昭。有的认同道教斋醮科仪,如和亲王弘昼。有的向往道教养生术,如礼亲王永恩、醇亲王奕譞。有的与道士交往密切,如永忠。有的受到道士资助,如宝廷。有的信奉道教劝善书,如恭亲王奕訢。更多的则是把道教当作丰富自身精神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,游览道观,交往道士,诗歌酬唱。这将改变学界以往关于清朝统治者疏离道教的刻板印象。

 

  2、从清人诗文集中可以发现,清代曾有一些影响较大的道教人物,如吕毖、余体崖、顾阳光等,在以往的道教史著作中未曾提及。

 

  吕毖(1611-1664),字贞九,号桴庵,江苏苏州人。其生平事迹见载于清初吕阳《家贞九道人传》、李果(1679-1751)《吕道人桴庵传》等。

 

  吕毖自幼颖异,读书一目数行,工文词,二十多岁时应试,考取第一名,为娄县秀才。后遭国变,遂入道。李果《吕道人桴庵传》说:“崇祯甲申(1644)之变,〔吕毖〕悲号不食,弃妻子入道,自号赤隐子。”吕阳《家贞九道人传》说:“流氛扰扰,中原多故,道人年既壮,不得志,访诸乩仙,判云:‘汝祖有梦。’问何梦?则初生时徐文贞也。”据该传记载,吕毖诞生前夕,其祖父梦见嘉靖时首辅徐文贞(即徐阶,1503-1583)来与之饮茶,饮茶后猝变为婴儿,此时吕毖生。史载徐阶事明世宗,善撰斋醮青词。吕阳说,吕毖得乩仙指示祖父之梦后,“蓦然省,遂断五荤,远房闼,号赤隐子。”

 

  据清彭方周纂《吴郡甫里志》所收许虬《冲白先生传》,吕毖是李朴(字天木,号雪斋,门人私谥冲白先生)的得意门生:“先生从游弟子甚众,其最高第者曰吕仙翁毖,世所称贞九先生者也。”著名文学家归庄在记述自己拜访李朴一事时也提到,“贞九之师李天木先生”。李朴(1610-1670)为明末清初著名道士。善画工诗,精熟全真南宗心法,著有《还丹宗旨》、《火候宗源标旨》、《丹房法语》等修炼著作。康熙重刻版《性命圭旨》不仅收有他撰写的序,还收有他作的《紫中道人答问》。

 

  吕毖又向正一道士周云岫学正一法术。前引吕阳《家贞九道人传》载吕毖“以为文贞之事三宫,正一法也;贞九之事金丹,大乘法也;正一、大乘同也。迩所见周云岫道家驱巫治癫、鞭龙驾霆之术,颇有异,盍往而学焉?学之熟,可以施矣。”李果《吕道人桴庵传》也说吕毖“从周炼师云岫习符箓,鞭龙驾霆,役使鬼神”。

 

  据同治《苏州府志》,周世德,字云岫,长洲维亭儒家子。幼丧父,礼邓寄虚为黄冠。年二十,从龙虎山夏北衢学清微五雷祈祷祛邪治病诸法,精通道典。时遇水旱,祈祷无不感应。又曾应郡绅之请,讲《道德经》《清静经》于福济、三茅诸观,听者动以千计。正一嗣教大真人张洪任赐额“可与宏教”。

 

  前引吕阳《家贞九道人传》说,吕毖“年四十五,建斗母阁于邓尉〔山〕之妙高峰。……越明年,内炼已足,遂辟谷,称辟谷道人。又三年,访道于终南之阿。”归苏州,修葺元时黄孤山曾隐居的清真观。其门人塑吕纯阳祖师、孤山真人和贞九道人像于其中,曰三仙堂。吕阳认为,吕毖为“徐文贞之后身,而纯阳子之现身也”。

 

  前引李果《吕道人桴庵传》载,吕毖“年四十六,辟谷导引。又三年,访道终南山。继又葺〔苏州〕城东清真观居之。最后居木渎小桃源”。

 

  从以上记载可知,吕毖拜李朴为师,尊奉吕纯阳,以金丹术为旨归,应属全真派。但他又曾向周世德学正一符箓法术,以道法高妙著称于时。前引吕阳《家贞九道人传》说:“人有疾,金石不能治,公治之;有祟,师巫不能遣,公遣之;有逝魂,缁衣羽流不能忏,公忏之;有大妖,土公社神不能除,公除之。”

 

  余体崖(1621-1670),道名守淳,别号静虚。杭州钱塘人。康熙六年(1667),受邀兴复武康计筹山升元观,不期年而观宇落成。

 

  余体崖与当时众多文人有交往。徐士俊(1602-1681)有《送余体崖炼师入金筑坪》诗。王嗣槐(1620-?)《游洞霄宫记》说他于顺治十五年(1658)三月,“偕友人访道士孙善长于洞霄〔宫〕,登金竹屏最高处,与道士余体崖穷讨其幽趣”。徐倬(1623-1712)有《赠余体崖炼师》、《同体崖游月泉归》、《至日写怀适得体崖书》、《送体崖还山》诗。毛奇龄(1623-1713)有《送余炼师居升铉观序》。吕留良(1629-1683)有《孤山道士余体崖乞募大涤》、《至杨山升元观访余体崖不遇》诗。

 

  雍正时期,在浙江嘉兴地区,有全真道士顾阳光,道行颇高,门徒达数百人。

 

  据王时翔于雍正六年(1728)撰《炼师顾栖霞传》,炼师姓顾,名阳光,字志恒,浙江当湖(即平湖)人。幼好沉默,终日不发言,闭目辄见“道气常存”四字。年十四,超然怀出世想。时父母双亡,告诸叔父,不可。越五载,其挚友修全真教,具方外服,过其门,乃决然从之。因与栖霞丘处机真人同岁入道,故号栖霞道人。先栖真于嘉兴之冷仙亭,后游湖州升玄观(即升元观),遇真人指授,端坐不食十余日,及出静,朗然开悟,平生所未诵经典,能了其义。信口歌吟,及援笔为文,咸契道妙。南游匡庐、武当,过嵩山,西至华山、终南山、太白山,北陟太行山、恒山,东游齐鲁,登泰山,而后归里,足迹几遍天下。所过灵真栖息之所,必盘桓登眺,遇异人,则讨论道妙,遂益深有所得。夜坐蒲团,30年不寝。弟子日进,多至数百人,作《同真录》,载其姓氏。顾阳光自题《宗派考》一篇,略云:太上玄元老祖,以真常大道传东华帝君,东华传云房翁,云房传纯阳祖,纯阳传重阳祖,重阳传丘刘谭马郝王孙七祖,号七真,于是各立宗派,俾永相续。顾阳光得《南华经》真诠,时号顾南华。又束发作双髻,偶适城市,儿童聚观哗笑,顾徐行自若,故又号双髻子。所著《阅世集》若干卷,秘不示人。

 

  顾阳光与王时翔友善,授王时翔内丹口诀,王时翔序其所著书,并赠以长歌。一日,谓王时翔曰:“吾将游心于淡,合气于无,不轻作人间游矣。子其为我作传。”王时翔乃叙其生平,并撮《同真录序》,以示世之玄修者。

 

  3、从诗文集中可以得知,清代著名人物金之俊、魏象枢、施闰章、毛奇龄、朱彝尊、陈廷敬、阎若璩、彭定求、惠栋、彭启丰、钱大昕、陶澍、刘坤一等都曾为道教劝善书作序跋。一代廉吏于成龙自述:“不愿上方剑,但持《感应篇》。”康熙十五年状元彭定求谓:“余自髫龄,晨必庄诵是书。”由此可见道教劝善书在清代士大夫阶层的深远影响。

 

  4、学界目前对康熙年间北京白云观住持的传承缺乏了解。但陆楣文集中的《募修洞虚宫疏》,记载无锡道士王清虚曾受到康熙皇帝的眷顾,担任白云观住持。该文说:“京师白云观主观王君清虚,本吾锡(无锡简称锡)人,尝习静惠山之石门。云游至都,道誉日高,王公以下,翕然敬信。”“闻君在京建某院,皇上亲临顾问,应对称旨,上为霁颜。”

 

  5、从清人诗文集中可以发现,施道渊开创的穹窿山法派,出了两个著名的道士画家:李体德(字补樵)和徐体微(字浣梧)。李体德所作《溪山无尽图》和《长江万里图》在当时非常有名。著名学者潘奕隽(1740-1830)曾多次为李体德画作题诗。徐体微从著名画家张崟(1761-1829)学画,颇有所得。著名学者赵怀玉曾为其画作题诗。著名学者法式善(1753-1813)曾请徐体微为其诗龛作画,并作诗以记之。

 

  6、对于《道家诗纪》的编纂者张谦,以往的研究者苦于找不到他的生平事迹。事实上文人朱葵之(1781-約1845)专门为张谦撰写过传记《斗南子传》。其文曰:

 

  斗南子,方外友也,系出横山张氏。父炳如,业儒。师幼得羸疾,用术者言,出家于邑庙桐柏山房。本师陆雨青教以元典,口讷而心慧。师祖严退谷异之,谓是支道林、陶宏景一流人,更以儒书授。及长,娴吟咏,与同里萧雨香明经、李南人征君、郑云帆广文、孙意林茂才辈相切磋,而学业日进。先是,柞溪钱翁工书法,丙斋俞翁工绘事,师游其门,久尽得其传,求者笺素盈几度。师谓道人以住持之庙为所天,邑庙主宰一方,观瞻宜肃,因偕同志于嘉庆壬申重修殿廷,甲戌再建月台,庚辰筑中唐。道光纪元,复创寝宫亭庑,檀施不足,益以己资,虽典质称贷弗顾焉。桐柏山房自吴郭二道侣蹂躏后,斋厨荡然,师承金师坤元属,力任恢复,修丹室,整金容,置常住,庄严法器,并赎旧割田亩,且增置之。以二者故,囊鲜余资,训蒙糊口者,且二十年。性好交游,四方名宿道武原者,如成都熊研青、绍兴卢朗轩、西泠高尔梅、平湖黄金台,皆心折师之高行,缔缟纻焉。戊戌夏,复与黄翁椒升都事创续小瀛洲社,饮酒赋诗,陶然自得 。暇则与二三老友讲求元理,凡《灵枢》《素問》《黄庭内景》诸经,皆能一一贯串之。以故灵根内植,华池外滋,年且六十,而精神焕发,夙疾若失焉。所著有《历朝道家诗纪》五十卷、《补梅居士吟稿》十卷、《烟波渔笛词草》一卷。徒三:冯水芗,善音律;朱文江,善诗画;郑素庵,善岐黄、铁笔。徒孙四:汪小江、贺镜湖、孙仲康、冯友柏,焚修之外,俱能以风雅世其学。师名谦,字地山,一字云槎 ,自号补梅居士,晚号斗南子。予与师交且三世,辱与兹社,喜师之儒其行而仙其心,且能立教以范后也,不揣不文,诠次而为之传。(朱葵之:《妙吉祥室杂存》,《清代诗文集汇编》第537册,第235-236页。)

 

  7、清代诗文集中记录了大量的文人请仙降乩活动,从中可以探讨道教神仙信仰对清代文人的深刻影响。

 

  如毛莹题《吕仙送丹图》说:“时乩仙盛行,从乞丹者甚众。”方拱乾撰《降乩行》《乩言》,金圣叹撰《降乩联句》,黄周星撰《仙乩杂咏》十二首,尤侗撰《赠瑶宫花史和降乩韵》《赠木渎仙姬十绝句》,彭孙遹撰《咏乩沙》,陈梦雷撰《云栖和乩仙留别诗》四首,纪昀撰《题曹慕堂宗丞所藏乩仙山水》,赵翼撰《和乩仙诗》,毕沅撰《和乩仙诗原韵》,陈文述撰《大罗天仙乩笔划龙歌》。易顺鼎组织易园乩坛,参加者有皮锡瑞、陈衡恪(即陈师曾)、寄禅上人(即八指头陀)等名士。

 

  综上所述,汇辑整理清代诗文集中的道教资料,将为清代道教研究提供一个重要的基本史料库。该课题成果与已整理出版的各种资料结合起来,可以将清代道教研究推向一个新的高度。

 

  〔本文系2018年度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《清代诗文集中的道教资料汇纂与研究》(批准号18BZJ044)的阶段性成果。〕

 

  (原载《中国本土宗教研究》第3辑)

 

[责任编辑:万青兰]
分享到:

相关新闻:

【武当在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武当在线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武当在线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武当在线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19-5661096

武当要闻资料 | 武当旅游新闻资料 | 旅游行业新闻资料 | 道教新闻资料 | 武术新闻资料 | 科教资讯 | 武当名师 | 武当名医 | 武当名医 | 武当方圆 | 武当财经

武当新闻 武当山旅游新闻 武当山综合新闻 武当武术新闻 武当道教新闻 武当山新闻热点 武当山图片新闻 武当山视频新闻 武当在线 武当360
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2-2017 , All Rights Reserved .ICP号:鄂ICP备12002282号

主办:武当山特区宣传部

电话:0719-5661096 0719-5663345 传真:0719-5664486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鄂公网安备 42039002000124号